正文 25-28

作品:《恶欲

    25、莫名的消失

    在1970年代末,埃米尔一手所领导的杜拜政府,深信航海贸易可以为杜拜这块招牌带来高效率的国际能见度,也能够带来利润惊人的庞大经济效益,於是便已经有了在杜拜几个较为知名且地理条件也勉强合乎许可的都市,一一设立港口的伟大的远见,虽然杜拜90%都是由沙漠组成,但杜拜人硬是成功坚毅的克服了总总受限於气候及土地型态等不利建港的自然因素,开始以一连串的人工填海土法来建造港口城市。www.6zzw.com

    而自从1984年度杜拜开始启动人工填海建港计划至今,终於在埃米尔在位时的最後十年间完成建造杰贝阿里自由贸易港的愿景,同时在杜拜人的鬼斧神工的工匠技巧之下,杰贝阿里港现今不但是世界第一大人造港,而理所当然的杰贝阿里自由贸易区也已成为中东地区最大的自由贸易区,隶属於杜拜世界──杜拜政府三大主权投资集团之一。

    无论何时何地走在杰贝阿里自由贸易区里,都可轻易的感受到它不同於严谨的杜拜,光是这街道上处处都透著自由开放的气息,熙来攘往的各色行人游客,市集里到处都飘漾著新奇趣味的专属於中东风味的各色珍品。

    萨伊德本该如同前几天般好心情带著祈臻母子继续在杰贝阿里探索著这不同於杜拜的奇情异景的,但在今天早上发生那一段特别的小C曲之後,母子两人便视他如毒蛇猛兽,尤其是祈远,简直把他当成恶鬼般的看待,他只要微微靠近祈臻的身旁,他立刻就皱眉扁嘴,接著漂亮得不输女孩子般的大眼,立刻就泛红弥漫起水气,紧搂著母亲不放。

    萨伊德即使有再多的话想跟祈臻说:即使有多麽迫切想要跟祈臻解释他早上的莽撞与轻率,都在孩子的沉默的泪眼抗拒之下,宣告失效,他只好先以静制静,暂时和祈臻及孩子保持一段短短的距离,打算先降低她们母子俩对他的排斥,再适时见机的将祈臻她们拉回自己的身边。

    祈远腻在母亲的怀抱里,久久都不肯如同前几日那般,看见一点对他的脑袋而言是小新鲜的东西,便兴奋的拉著母亲,摇手晃脑指天画地的说个不停,早上萨伊德对他那凶神恶煞般的往地一摔,也将他对他这些时日一点一点累积起来的好感,都摔没了。

    他本身又是个特别纤细敏感的孩子,且从小被母亲当珍宝般的养育照料著,以至於出了事情,当然就更黏赖著母亲不放,从萨伊德将她们带出饭店到市集的这一段路,祈远一路上都要母亲紧抱著,连要下地的意思都没有。

    这无形之中也加重了祈臻身里及心里的双重负担,早上那一场风波以及连日来对未来的不确定与徬惶无助,让她的身体状况更加恶化,原先消失的腹痛,又重新攀了上来,再加上自从来到饭店,萨伊德硬是拿了一大堆好吃好喝的东西喂食来者不拒照单全收的孩子,短短几个

    礼拜,小远的小身板不但抽长了几许,连可爱的小脸都养出了胖胖的婴儿肥。

    不远处的一个角落此刻正围聚著一堆人潮,从那团团包围的人潮里还传出阵阵悠美轻快的乐曲,祈远此刻在母亲的怀里终於有些坐立不住了,他抬起头来看著不远处正燥动成一片的人群,随著那声响的加大,小脖子往上拉了拉,大大的眼儿终於又恢复了一个六岁孩子的活力。

    只见突然从人群声响中爆出一声喝采,这子可就勾起了祈远的好奇心,他胖胖的腿儿开始不太安份的踩在母亲柔软的腹部上,试图想要拉高一点身子,好看清前方发生了什麽事,但偏偏怎麽使劲的踩著,却都还是高不起来,祈臻反倒是因为儿子的淘气举动,腹部的疼痛又添了好几分。

    这下子,饶是再能忍耐痛楚的祈臻,也终於因为儿子这番不懂事而更因为多添了这几分疼痛而不得不让脸上的笑容摇摇欲坠,半分血色也全没,当她痛得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突然眼前一花,坚著身子一轻,在孩子发出了一声抗议似的叫嚷时,她连忙往旁一看- -

    只见萨伊德不知何时走到了她的身旁,大手不知何时往她身边横行一抱,就这样硬从她的怀里抱走了孩子,使得祈远才欲发出一声高亢的尖叫哭喊时,男人又迅速的将他往肩上一放,让他不费什麽吹灰之力便能看到不远处的众人刚刚惊叹连连的风景。

    当孩子坐在男人那宽大的肩上,看著那他从来都不曾看过的街头杂耍献艺的表演时,原先对男人的惧意与厌恶完全都一扫而空,他聚J会神的看著表演,不一会儿便眉开眼笑了起来,在看到J彩处,甚至还会学著众人抬起双手用力的鼓掌。

    祈臻原先担忧的神情以及打算脱口说出的话语,都随著孩子开始明朗起来的表情与微笑的话语而瞬间消失无踪,她只能默默的看著,萨伊德那高大的如同天神般的硕长身影,将她的小远高高的举放在他自己的肩牓上,还稳稳的将祈远的身子托住,不让他因为看表演看到过於忘情而滑了身子。

    萨伊德的脸上已经看不到早上的那一抹凶厉之气,虽然他仍是沉著一张俊脸,冰冷著一张神情,但他对孩子的一举一动,却是如此的轻柔,她慢慢的放松了下来,而祈远,更是早已经忘了早上与萨伊德的不愉快,也忽略了自己身上想起来还会微微发疼的小屁股,已经开始用起简短的中文,如哇~好B??!哇哇~飞起来了…飞好高唷~等字汇来表达他对这场表演的极致喜爱了。

    萨伊德故做不经意的望向祈臻,看著她脸上的神情已经完全松懈了下来,沉静的脸庞悄悄浮上一抹浅浅的笑花。再随著孩子开始在他的肩上变得活泼灵动起来,终於,原先还不苟言笑的他,也忍不住被这样宁静又愉悦的气氛所感染,冷酷的令人望而生畏的阳刚脸庞,慢慢的加进一抹柔和。

    女人轻轻浅笑的望著男人肩膀上坐著的儿子,男人温和的任由孩子时而在他的肩上快乐的手舞足蹈;时而对著他兴奋的比手划脚,那俊美的小脸蛋在午后的阳光暖暖照拂下,如同天堂上的小天使般的纯真无邪,他蔷薇花色般的小红唇也在光影的投S间一开一阖的晃动著,让正观注著这孩子一举一动的人都不禁为之被深深吸引住而再也移不开目光……

    三人这样的和乐气氛一直持续到用晚餐的时间,祈远那兴奋高昂的情绪并没有因为用餐期间而稍微冷却,反倒更是打开了话匣子般叽叽喳喳如小麻雀般的说个不停,祈臻从刚刚便便一直安静的微笑听著,时而适时的替孩子添菜布汤,温言软语的提醒他多吃些,祈远也乖巧的听著母亲的话,将母亲添到他碗里的东西一件不留的全吃得一乾二净。

    那吃得两颊圆滚滚活像一只可爱小猪的祈远那逗趣的小模样,一下子便逗乐了祈臻,她的笑意更充盈,祈远见状也不干示弱,用他短短的小胖手夹了一筷子的菜,送到母亲嘴里,硬是要她也跟他一起吃得两颊圆滚滚- -

    就在母子俩边吃边玩时候,萨伊德突然打断了她们的玩乐:「吃饱再玩吧,等等我会吩咐人在浴室弄上一个泡泡浴,让你们玩个够,现在先吃饭吧!」

    祈远一听到泡泡浴,小嘴又呵呵的发出一个明朗笑声,他立刻更加努力的吞咽嘴里的饭菜,

    又很自动的拿起了一旁的水喝了一大口,帮助吞咽,又过了几十分,祈远母子总算都吃饱喝足了,萨伊德见状,便起身准备将她们带回房间,突然听到孩子脆生生的说:「小远想尿尿!」

    祈臻当下便要将孩子带往洗手间,萨伊德开口打断了他的举动:「刚好我也要去,我直接带他去就可了,你在这儿等吧!」

    祈臻的脸色有些为难,但又想到中东那严格的男女分际的界限,她问著一旁的孩子:「小远可以忍到我们回房间再上吗?!」祈远的头摇了一下,祈臻只有些无奈的说:「那让叔叔带小远去上厕所,咪咪在这儿等小远,好吗?!」

    小远看了看萨伊德,虽然这个叔叔早上才打过他,但下午带他去看了一场好看的杂耍特技,晚上又带著他吃了一顿好吃的晚餐,等等还要让他跟咪咪一起洗泡泡浴,想到那些又大又香又会到处飘来飘去的透明泡泡,小远的小脸蛋又泛出了笑容。

    他再看了萨伊德一眼,发现现在正一脸温和的望著他的他,眼神已经没有早上那股让他惧怕的狠毒之气,小远便再也毫不排斥萨伊德了,他的小手自动握上了萨伊德的大掌,然後有些急切的说:「叔叔快带小远去尿尿,尿完了就可以赶快回去跟咪咪玩泡泡了!」

    孩子脸上那显而易见的急切神情,一下子便逗乐了萨伊德,一整天都难以露出笑容的他,此刻也忍不住因为这可爱的孩子而露出了淡淡微笑。

    祈臻看著孩子兴奋得牵著萨伊德的大手往厕所方向走去的背影,不知道为什麽,她的心底突然涌上一股强烈的不安,她试图压抑,但不安却一直在扩大……

    「主人,找到阿努比斯了,阿塞亚在尼泊尔找到了他,也已经将您的意思呈报了上去,他只要我回禀您说:『不久之後,我会与他见面!』」

    在饭店的另一个Y暗得几乎无法吸引人片刻目光的小小一角,两个男人正一前一後的说著话,原先在洗手间门外等著祈远小解完的萨伊德,因为贴身手下的一句话而不得不暂时离开洗手间,挑了一个不受人注意的角落在交谈著。7k7k001.com

    萨伊德自从将祈臻带离沙漠冷G後,便命令他身边所有的人都出去寻找阿努比斯的下落,如今他的亲信之一的手下正向他回报著这件事的相关细节。

    「那就等他主动来见我,那些东西,没有人知道吧?!」男人冰冷的声音冷冷的传来。

    「知道的,都已经不在这世界上了!」而回报男人的也同样是冰冷不情的声音。

    「小远~~~你在你里,小远~~快出来,不要吓咪咪!小远~~」突然,一道痛苦的女音正不停的在饭店的大厅及洗手间附近徘徊不断,男人听出熟悉的腔调,他冰冷的神情立刻一变,随及用眼神示意手下立刻去寻找祈远的下落。

    然後,他立刻疾行前往祈臻发出尖锐痛喊的方向-?。?br />
    祈臻一看到萨伊德朝著她走来,立刻用尽全身残存的力量跑到他的面前,一脸痛苦纠结抓著他的长袍-?。?br />
    「我的孩子,你把我的小远带到那去了,把小远还-?。?br />
    最後一个『我』字,随著女人口中的鲜血狂喷而出而让人再也听不真切,她软软的倒入男人的怀里,任由惊慌的男人抱著她;唤著她-?。?br />
    但女人却再也没有醒来!

    而祈远,却如同空气般的消失在这座饭店里!

    作家的话:

    鲜真得让我更文更到一肚子火

    26、自私的决定

    「那货色还是搞不定吗?」

    「他一醒来就哭,嘴里讲得外族话我们是一句都听不懂,即使给他下了安神药,他睡著了都还是能流出一缸泪,这一个礼拜下来我们所有的方法都已经用尽了,我看这货会是个大麻烦,我们还是别做这笔生意,直接把他丢了吧!」

    「这可是个难得的好货,即使贱价卖了也是一大堆外国佬抢著要,你现在也不用想办法去哄了,就这麽让他睡著便行了,快去把路疏通一下,我今晚就要准备交货了?!?br />
    「我看这孩子不但模样贵气且身上穿的跟佩戴的饰品都是上等货,即使能赚上一大笔钱,但万一因此惹了大麻烦,,那可─ ─」

    「没把我的话听仔细吗?!还不下去!」

    「是!我这就立刻去准备!」

    男人一脸哀痛的看著正在床褟上昏睡的女人,女人形容枯槁,如果不是从紧闭的双眼中看见源源不断的珠泪,谁见到了女人这副如此衰弱的模样,都会以为女人早已死去。

    从得知祈远不见的那一刻,祈臻吐血昏迷倒在他的怀中後,便再也没有醒过来,除了眼角不?;龅睦崴苤っ魉匀换钪?,除此,便在也没有任何方法可以唤醒她。

    请了几十名医生来端祥医治,只说她是过度急怒攻心的心病,过一阵子等她心结解开就能清醒好转,萨伊德前三天确实也是抱著这个期待在等待,但三天过後他便很快的打破了,女人光是昏迷中还不停流著泪水的可怜模样便已经彻底拧碎了他的心。

    萨伊德此刻淡褐色的双眸已经暗得完全看不出原先的颜色,现在再多的懊悔也改变不了祈远消失的事实,为了可以独占祈臻,他确实是打算除去祈远,但却有人抢在他之前掳走了他,刚开始,他的确是暗自抱著佼幸的心态,藉由他人之手除去了自己的心腹大患,但祈臻的泪水却唤醒了他- -

    如果真得就此失去祈远,那麽她也不可能再活下去!

    如果今天不是祈远,祈臻不可能可以一个人独自活在冷G等到他找到她,但祈远身上流得是哈姆丹的血,他看著总是一天到晚腻在母亲怀中撒娇的祈远,他的心总是酸著,他无法全心将祈远当成他的儿子!

    而另外一个最重要的因素是:他看著祈远,总是会不在觉的想到他童年时的模样,然後两者互相交叠,他成了埃米尔,而祈远成了他?!

    萨伊德的心里正陷入天人交战的挣扎,想著祈臻之前对他的恳切请求:想著她淡淡的说著她的心已经死了,往後只想带著孩子在台湾平静的过日子;想著女人最初那抹恬适舒心令难见了的人都心神愉悦的笑容,如今已经被淡淡的愁思及深沉的哀伤一层又一层的紧紧包裹。

    男人知道,女人的心已经彻底的被他伤透,今生要再能挽回她的心,那可比登天何难,他,即使在皇室里再如何得不受宠,但铁铮铮的皇长子殿下名号摆在面前,即使再如何的不济,一堆女人都还是会不顾一切前仆後继的朝他而来!

    何苦执著并恣意勉强一个已经对他无意的女人?!

    但一想到,为了她,他冷眼看著当时正怀著他的孩子,只差几个时辰便能生下的孩子的琪拉妲血流不止的和孩子一起死在他的面前;为了她,他甘愿放弃了那个他日思夜盼,只差一步便唾手可得的王位;为了她,他不惜一切代价的造了一场她已经死在冷G里的局,杀了所有可能知道她底细的无辜人等。

    他如此费心的设计这一切,就是为了再?;厮氖?;为了让她的心底重新有她,可是,萨伊德又看了一眼昏迷的祈臻,看著她这七日来没有停过的泪水,他的心脏突然狠狠的一抽,像是要爆炸般的发出极为剧烈的疼痛- -

    「主上,已经知道孩子的下落了!」

    突然,派出去查探祈远的其中一名手下走近了房间,恭谨的朝著他开口说道。

    「是谁?!」萨伊德发出的沉冷的音调理,每一个频律听起来都让人不由自主的胆寒了起来。

    「他们从您带著孩子出现在市集上时,便已经盯上了孩子,是一个叫阿布斯他旗下的一个专门拐卖人口的集团所为,最慢再两个小时,他们就会带孩子从杜拜机场搭机离开!」

    萨伊德在听完手下的回禀之後,整张脸已经是完全的Y沉,他的眼里S出了一道如灰狼般的Y狠目光……

    杜拜市  杜拜机场

    杜拜国际机?。―ubai International Airport)是阿拉伯联合大公国杜拜的主要机场,也是阿联航空公司的枢纽港,可起降全世界各国航空公司所载运的所有的机型,也是中东地区重要的航空中途站之一,许多来往於亚洲、欧洲及非洲间的飞机中停於此。

    而其中机场内的 Sheikh Rashid,也无佣致疑的成为了世界上最舒适和最受欢迎的候机大楼,同时也因为机场内拥有众多的商店,贩售各式各样琳琅满目的商品,它成了在阿联购物免税商品的主要场所。

    只要踏进杜拜机场的旅客们,没有不深深的受到这个宛如潘朵拉般的华丽外盒般的J致给吸引,然後痴痴的就这麽停留在这里不愿轻易离去,而这麽一座繁华且商机无限的国家便是由眼前这个身著一身耀眼白袍,头上挂戴著象徵一国之王的华丽佩饰,一张轮廓分明,五官立体得如阿波罗般俊美出色,中东国家向来便不缺乏长相颇佳的男人,但这麽样一个俊帅有型,举手投足都是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0/723/" title="我的二战不可能这么萌最新章节">我的二战不可能这么萌最新章节</a>

    如此勾夺目的的男人,一出现在这座贵气十足的机场候机大厅内,还是很

    难不吸住来往行人的或痴迷或惊叹的眼光。

    哈姆丹深邃的眼神正细细观看著这杜拜机场的所有的景观,虽然他已正式登基了一个多月,但他从仍是王子殿下便维持的习惯,一直都没有改变,每日固定视查杜拜重要景观便是其中一项。

    「王,您下一个行程是朱美拉的清真寺- ─ ─」

    阿索达的话才刚说到一半,远处已经起了一阵骚动,他停下了接下来要说的话语,迅速来到哈姆丹的身旁,神情也开始变得警戒起来,随著骚动的声响愈来愈近,两人定睛一看,原来是萨伊德。

    萨伊德一袭宽大的黑袍,脸上那森寒的表情让人不寒而栗,他来到了哈姆丹的面前,一黑一白,不相上下的身型与同样令人望而生畏的尊贵气势,众人皆屏著气息以为又会是一场剑拔弩张的开始。

    但出乎意料的,萨伊德来到了哈姆丹的身边,他的表情瞬间谦和了起来,他姿态恭谨低眉敛目的的向著哈姆丹说;「王,我有要事秉报,今晚,有人将利用杜拜机场做为贩卖人口的中途转运站,事关杜拜在国际间的声誉,请立即封锁机场内所有的出路口,一一彻查!」

    哈姆丹看著对他做出臣子恭顺样貌的哥哥,将他那一番话听了进去,他看了一眼机场的景象,一如以往的平静让他微微皱起了眉,他不轻不重的说:「贩卖人口的证据在那?!」

    而萨伊德毫不意外会听到哈姆丹的这句问话,他不急不徐的从袍内掏出了一叠相片,将他呈到了哈姆丹的面前,哈姆丹厉眼一扫,四周瞬间结冰- -

    「立刻加派人手,将所有机场大门出入口完全封锁;暂停所有将起飞的航班,出入境的旅客一律都压下停办,把那个人口贩子给我找出来!」

    相对於哈姆丹那隐隐而发的怒气与威严,萨伊德的神情依然一如刚刚的平静,唯一泄露出他的真实情绪的,是他那隐隐跳动如火矩般的目光。

    他相信,他的手下,唯一的女人,珀,会先哈姆丹的人手,早一步的找到萨远,早一步找回他的儿子!

    从此,哈姆丹仍是能够继续高枕无忧的当著他尊贵万分的杜拜之王,而放弃王位的他,将与他妻儿住在杰贝阿里,幸福的过著属於他们一家三口的日子。

    作家的话:

    第一雅安大地震..我希望我所有的读者们都平安

    第二 我最近被调单位..真得没什麽空写文..但我不会放弃我达成基本量的承括

    第三 还是谢谢大家 恶欲下一章後会进入高潮

    第四 我知道一堆人在等绝欲 我这礼拜会在更一篇大家爱的..

    27、短暂的平静

    杜拜爆出了震撼国际间的重大人口走私贩卖案件,那些准备被销往世界各处的人口,轻一色都是不满六岁的孩子,十二名孩童中大约有七八名是外国的孩子,且几乎全部都被喂食了份量不算轻的安眠药,虽然最终成功将这些可怜的孩子救下,并且生擒了贩卖孩子的首脑及随从,但已经对杜拜的观光商业形象造成了重创。

    也掀起了哈姆丹怒浪涛天的澎湃怒火,除了将相关人等全部处以主犯斩首示众及从犯公开吊杀的极刑之外,另外更是严加扫荡杜拜所有可能是被用来窝藏拐卖人口的地方及嫌疑人等,一经查获罪确凿,立刻便是审判下狱判刑,如此雷厉风行的高压打击犯罪手段,切切实实的

    让杜拜的犯罪份子无所遁形,不是立刻洗手收敛便是离开杜拜。

    一时之间杜拜倒是清净了不少,连杜拜媒体都再度为哈姆丹果断的向犯罪宣战并致力於维护杜拜形象行事作风大力的赞扬并宣导这名新任国王洞烛先机的英明领导及从容不迫的调度合宜时- -

    哈姆丹并没有预期中的高兴,甚至在接受连自己的父母弟妹及妻儿的赞美及祝贺时,他的脸色依然沉郁,除了对自己如此用心治国却还是出了这麽严重的重大疏忽伤害到杜拜的形像十分自责之外,他也没有忘记:是谁把杜拜有人口贩子这个重大线报让他知晓的。

    「父王!」突然一道很甜的软嚅音调从门口处轻飘飘的传了过来,哈姆丹瞬间收起了原先还有些不郁的脸色,他看了不远处一个小小的身有正摇摇晃晃的朝著他走来。

    哈姆丹的神情在看到眼前的人後瞬间便温柔了起来,因为这个嘴里叫著父王并朝著他走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他最疼宠的女儿,排行第三的拉雅,他目前一共有一名王后、四名妃子,六名儿子及四名女儿,拉雅的母亲丝达雅已经不在这世上,出於补偿及怜惜她幼年便失去母亲的照拂的心态,哈姆丹及其他的王族们,一直很宠爱这个三公主。

    「父王,有宴会、漂亮花花、来~~」赶在拉雅要摔倒时,哈姆丹连忙一个大箭步将女儿抱了起来,还将她轻轻转了一圈,将逗得她一阵咯咯欢笑後,才仔细去分解女儿刚刚话里的意思。

    但几乎不用费多大的劲,哈姆丹便知道才刚满两岁的拉雅来找他的用意,今天是一个月一次的家族聚会,贴心的小拉雅特别来找他去参加聚会的,他的眼光看向拉雅时飘出一抹赞许。

    「呵~我的宝贝怕父王忘了吗!父王永远都不会忘记我的宝贝!」哈姆丹温纯的对著在他怀里动来晃去的拉雅说道,接著便这样抱著她一路往宴会地点走去。

    她似乎一直在做一个毫无止境的梦,虽然她一执都想醒过来、但沉重的黑暗却一直压在她的眼前,让她无法清醒,她知澳自己这些日子已经试了好几百次,就在她已经想要完全放弃的时候,一阵熟悉的音调飘入了她的耳里- -

    「咪咪~~~醒来!咪咪~~快张开眼睛看小远,小远回来了,咪咪~」当孩子声音变得愈来愈急迫清晰,一直挡在他眼前的黑暗慢慢得开始飘散,接著渐渐变得透明,然後终於完全的消失,她的眼睛再也没有被黑暗包围住。

    然後,终於完全睁开,她奋力睁开了双验,看到了一直殷切期盼的孩子,她的小远,刚开始她愣了愣,有些不敢置信,但是她很快的恢复了镇定,接著十分有J神的“虎”地一把坐起,细瘦的双手伸了出来,接著紧紧的就将她一直朝思暮想的孩子,她的小远抱入了怀中。

    那力道大的连她自己的肋骨都“猛”的一阵生疼。

    「小远~咪咪的小远,这几天,咪咪好担心,你下次不要再让咪咪这麽担心了,咪咪不可以没有小远的,没有小远咪咪会死的!」

    祈臻紧紧的抱著孩子自顾自的喃喃说著,几句简单的话被她说得哽咽难闻,即使从刚刚到现在被母亲大力抱在怀中,又疼又痛几乎难以说话的祈远,像是明了母亲无言的心慌与焦躁,他一直安静的人由母亲将他紧抱,然後自己的小手也不停的开始拍拂著母亲僵硬的背部。

    这是他自懂事以来,每当遇到什麽难以言明的害怕恐惧的事儿,母亲和他两个人就会紧紧拥抱彼此,然後一遍又一遍的轻丘的拍著彼此的背部,直到他们的情绪都慢慢和了下来,慢慢的变成了再也不害怕为止。

    直到一段不短的时间过去,祈臻终於缓下了自己的情绪,她微微松开了孩子,想要看看孩子消失的这些时候有什麽变化,这时,才看清孩子票漂亮的脸庞被她刚刚过於激烈的拥抱给挤压得一片通红,歉疚感立刻浮上她的心头。

    「对不起,妈妈刚刚抱小远抱得太大力了对不对,把小远的脸弄痛了,对不起!」祈臻的嗓音饱含歉意及心疼。

    「小远不痛,咪咪不要难过,小远被坏人抓走了,是萨瓦叔叔把小远救回来的!」

    孩子的眼睛一阵灿亮,被坏人带走的那些天,虽然他小小的身体没有受到任何一点损伤,但J神却是受到了非常大的损伤及惊吓,他记得自己不停的哭,白天哭;晚上哭;但就是没有咪咪来救他,就在他几乎要放弃了希望时,萨伊德出现了,还救下了他。

    他几乎他没办法形容自己睁开眼睛看到萨伊得将他抱在怀里时的心情,虽然萨伊德的表情很孤冷,但祈远能看到他眼睛里热情的担忧,甚至能完全知道他心里对他能够安然无恙的被带回他的怀中,有多麽的欣喜。

    这个叫萨瓦的叔叔,是真得很喜欢他呢?!跟咪咪一样的喜欢他呢?!不支道为什麽,祈远像是能清楚知祷萨伊德现在的心意般,顿时,他对他所有的敌意,都消失了。

    「小远,这次叔叔不小心,让你受到了坏人的伤害,叔叔向你保证,以後,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伤信你,一个都没有,谁要是敢伤害了你,伤害了我的小远,叔叔会杀了他!」萨伊德将祈远小心翼翼的抱入了自己的怀里,力道是如此的轻柔,但脱口而出的话语却是那麽得有杀气。

    幸好孩子平安无事,毫发未伤,-否则,他真不知道该如何对祈臻交待,也幸好他的手下赶在哈姆丹的人马搜索出那些被拐卖的孩子之前,带出了小远,所以哈姆丹并不知道孩子的存在。

    他生硬的M了M孩子晶莹的脸儿,感谢阿拉!这孩子仍然只属於他,而他的母亲,也是!

    「小远,从现在开始你就要叫萨远,就是我的儿子!」

    下一刻,祈远疑惑的神色,出现在萨伊德的眼瞳深处里。

    「咪咪,萨瓦叔叔说以後我要叫萨远,说他以後要当小远的爸爸,咪咪,爸爸是什麽?」在祈臻好不容易平静了下来,终渔能够稍微放松的看了下宝贝儿子时,祈远突然的这一句问话却又将她脸上好不容易浮起来的平静神色给硬生生震出一块块裂痕。

    「要当小远的爸爸,他真得这麽说吗?!小远,是真的吗?」祈臻几乎不敢置信的带著浓浓诧异语调问著孩子。

    然後再得到孩子毫不犹豫的点头时,她的心,瞬间众齆“镪”的一声,然後接著碎裂成冰!

    28、小小的惩罚

    从孩子的口中得知了萨伊德的打算後,祈臻便再也不和萨伊德交流,不论是以往简单的口头交谈,或是生疏的听话回应,甚至就连若有似无的肢体碰触,祈臻也完全的避免掉。

    当知道萨伊德心底那邪恶的想法後,祈臻的心底镇日惶然不安,即使她已经对萨伊德表明了她最真实的心意;即使萨伊德也已经明白了他和她今生再也没有复合的可能,但萨伊德拒绝了这个在他面前是如此显而易见的事实。

    男人强悍而直接的以行动表明了他的决定,不但不接受事实,更不允许女人改变,男人虽然在祈远被救回之後,一如以往的甚至是还放松了对她们母子俩的看管,只叫了他信任的心腹守著她们母子,然後彷佛在等待什麽似的,日子过得反倒比整天绷著情绪的祈臻还貌似要来得悠閒。t

    其实萨伊德打算将祈臻带离杜拜,先在外地到处走走看看溜溜玩玩,如果她跟孩子喜欢那一国,从此就住在那一国也无所谓,反正王室那里都已经很清楚他再也没有跟哈姆丹在宝座上一较长短的执著了,即使挂著皇子或长子的名号,也自愿来到杰贝阿里帮忙管事,但这一切最终对他来说,也不过是个彻底的虚位。

    他已经花了三十二年的时间在这虚位上奋斗,而现在,他清楚的知道什麽人;什麽事,才是他该坚守该悍卫的。

    「主上,已经找到阿努比斯了!」手下不冷不热的声音打断了他已经快要陷入的沉思。

    「嗯,请他进来!」一听到寻找多时的人即将来到眼前,萨伊德立刻面容一整,同时立刻顺

    手顺了一下自己的仪容,眼神示意手下将人带入。

    阿努比斯,一个自远古时期便流传在埃及神话与死亡後的生活,简单来说,阿努比斯就是埃及的丧葬之神,而外界一般以「在其山岳之上者(He who is upon his mountain)」这个称号强调了他身为亡者与坟墓守护神的身分,而埃及人通常以「在防腐之地者(He who is in the place of embalming)」这个头衔来显示他与木乃伊制作的关联X。同时在人死後「心脏重量」的审判中,阿努比斯担任使用天平秤量的角色。

    而现在这个同时带著死亡气息又兼具审判意味,一身黑色长罩袍,在行动摇曳间,变化却是如波浪般的层出不穷,但在场的萨伊德及他的手下,却无法看清楚阿努比斯的五官轮廓。从头到脚包得一身紧密的他,更是完全都看不出X别。

    萨伊德表面上未动声色,但心底却已经悄悄的衡量了起来,他的右掌忍不住伸入怀中,用力的捏了一下荷鲁斯之眼。阿努比斯走到了离萨伊德还有数步的距离直挺挺的站著,不知为何,原先还显得有些平常无奇的身躯,突然一下子就高大了起来。

    「谢赫.阿勒马克图姆之子,提出你的要求吧!」阿努比斯的音调如同他给人的感觉一般的Y沉,完全感觉不出任何一丝活气。

    「我只要她!我大胆得以荷鲁斯之眼向您提出请求,请您允许我可以和祈臻在一起,让她忘记一切吧!让那孩子成为我的孩子!」

    「强求G本不可能的事,你打算要付出什麽代价呢?萨瓦!」阿努比斯的声调此刻听来,几乎比冰还要寒冷,像是自地狱最深处的那一抹寒冷幽冥中冒出,即使情绪再如何镇定的人,听了都难免不打一丝寒颤。

    「除了我的命,什麽我都可付出!」几乎没有任何一丝迟疑,男人斩钉截铁的话语接在阿努比斯之後稳稳的冒出。

    女人看著眼前大门上方的匾额提得那一长串阿拉伯文字,愣愣的盯著那一长串文字下方那有些龙飞凤舞烫金色的英文书写体,神情显得有些迷惑,但她很快的恢复了神志,如果她心里没猜错,这应该是一间外国领事馆,只不过她不确定是那一国,但它肯定不是来自台湾。

    在那一刻,祈臻忘了她为什麽会莫名其妙出现在这里,更短暂的忘记小远为什麽没有跟她一起出现,她步伐有些失衡,整个人颤颤癫癫的视突要迈开步筏向前,就在一个不留神,即将要摔倒在地时,一只大掌突然抓住了她,就在这麽一转一动中,祈臻在光靠男人的单只手掌以及举止合宜的扶持姿态,便能稳稳的稳住快要跌落的身子。

    在阳光照S之下,男人闪著金色光芒的眸子,一瞬间便映入了祈臻的眼里,男人唇上那浅浅的笑痕也是。

    坦森有些兴味昂然的的看著眼前一脸如小兔子惊徨模样般的祈臻,他从刚刚就一直偷偷的在观察她了,看著女人站在领事馆前犹豫不决了一会儿,突然像是下定某种决心般的准备踏入,却又因为过於紧张而将要摔倒的时候,他才出现顺边伸手扶了她一把。

    女人穿著传统的阿拉伯式的衣服,整张脸完全被遮住,看不出她的面貌,但那双没被遮盖住的双眼,正溜溜的转动,眼神里面还带著淡淡的灵气,男人一时之间看著她的眼神,竟然有些入迷了起来,直到女人开始出现微微的晃动,试图要挣脱他还紧抓著她不放的手。

    坦森立即绅士的一个松手,女人扶著手腕迅速後退了一步,眼神里似乎浮上一层盈盈的水光。

    「对不起,没弄疼你吧!」坦森小心翼翼的以阿拉伯语开口向祈臻道歉,但却没有得到女人的回应,“难不成她并非是阿拉伯人?!”这个念头一起,坦森又迅速的再以英语问了一遍,但情况仍然未变,他接著又以印度语及日语各问了一遍,之後,才像是灵机一动的用中文开了口:『你是大陆人或是台湾人??』

    然後祈臻的眸子瞬间灿亮了起来,她缓缓走向前,微微颤抖的唇瓣轻轻吐出了一句:「我……来自台湾…….请您救救我跟我的儿子,帮助我们母子俩回到台湾去,求求您!」

    然後,坦森那浅浅的笑痕因为祈臻这段话,微微的宁在了嘴角,接著,他的眼神微眯了起来,然後表情也严肃了起来。

    作家的话:

    桃花呀..

    大家觉得开几朵比较洽当...